小说→漫画→动画,推理作品的「萌化」之路

小说→漫画→动画,推理作品的「萌化」之路

“推理题材的漫画、动画作品,历经数十年的发展,从推理小说的衍生品,成为与推理小说深度、精彩程度不相上下的文艺作品。它甚至还可以反哺推理小说,为其加入新的元素。”


(本文不可避免地带有极少数推理作品的微量剧透,但几乎不会影响到日后欣赏有关作品时的感受,且会在文中标明。)

随着新春的来临,日本各大冬季档的深夜动画*如期而至。在话题作品林立的这一批作品当中,我最关注的是舞城王太郎编剧的科幻推理作品《ID:invaded》
*深夜档动画:一般指在夜间23点到凌晨4点播放的电视动画,因为管制宽松,相比传统黄金档电视动画内容更加激进(虽然近年来这种激进程度有所减弱)。这也是我们接触最多的一类日本动画

《ID:invaded》

乍一看这是个片名让人感到有些疑惑的劝退动画,然而对我来说,编剧的名字就可以保证动画本身的吸引力。

毕竟,舞城王太郎这个名字的背后,并不仅仅是“和EVA系那帮老家伙混在一起的人”,并不仅仅是“《龙的牙医》编剧”——他获得过梅菲斯特奖*。在动画编剧之上,他更是一位推理作家。
*关于梅菲斯特奖及其历届获奖者的讨论,完全可以单独写成一篇文章。简而言之,作为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推理小说新人奖,其获奖作品和获奖者都有着“创作更怪异的角色、创作更怪异的情节”的坚持。在此简要列出几个例子:清凉院流水《Cosmic世纪末侦探神话》、雾舍巧《二重身宫》、殊能将之《剪刀男》。言尽于此,熟悉日本推理小说的读者老爷已经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那么,一个推理作家,怎么就开始给动画编剧了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纵观近年的日本深夜动画,颇有一些推理题材作品取得了巨大成功。甚至可以说,日本推理小说已和漫画、动画紧密联系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有趣的文艺形态。笔者称之为“萌化推理”

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这种日本独有的文艺形态。

推理小说:走向新本格

要讨论这一话题,我们还是要从日本推理小说的历史开始说起。

现代意义上的推理小说发源于西方社会,进入日本之后,很快站稳脚跟,完成了本土化转型,并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出现了“本格派”“社会派”*等流派区别。
*本格派与社会派是日本推理小说的天平两端。本格派把小说其他方面作为诡计的背景板,一切为解谜服务,追求极致的逻辑思考;社会派把推理作为讨论社会问题的形式,即使诡计非常精彩,也不是故事的主体。

一九八四年,京都大学推理小说研究会(推理小说黄金时代之后最为重要的组织)成员内田直行,忙于和社团学妹疯狂谈恋爱、疯狂合写小说。在此期间,他抽空把自己的作品《追悼之岛》投稿到久负盛名的推理小说奖项——江户川乱步奖。虽然并未获奖,但这部作品诡计精彩绝伦,引起了日本当代著名推理小说作家岛田庄司的注意。

岛田庄司

在后者的建议下,内田直行改写了《追悼之岛》,让学妹女友绘制了小说中涉及的建筑图纸,并将其重命名为《十角馆杀人》。岛田庄司亲自把该书推荐给了日本知名出版社讲谈社,该书最终于一九八七年成功出版,引起业界轰动。
*岛田庄司曾大力提携同时期另一位推理作家歌野晶午。(剧透警告!剧透警告!剧透警告!)歌野晶午创作的《想你,樱树抽芽时》曾经被动地在内地推理圈子中创造了史上最大最恶的剧透悲剧,感兴趣的读者老爷可以去查看一番。

疯狂谈恋爱还是有效果的,内田在一九八六年同社团学妹结婚,事业爱情两开花。

是的,内田直行的笔名是绫辻行人,妻子是《十二国记》的作者小野不由美

绫辻行人,人生赢家

《十角馆杀人》开启了日本推理小说新本格狂潮*从这部作品开始,日本推理小说开始变得篇幅更宏大、氛围更诗意、角色更鲜明,情节和诡计的设计也更变得更为离奇古怪——更适合改编成创作手法较影视剧更自由、多样的深夜动画。
*新本格派是本格派的威力加强版,追求更加奇特的诡计。比如本格派的密室诡计也许是围绕着“哇原来是第一个进入现场的人锁的门”展开,新本格派的密室诡计可能就是围绕着“哇原来整个房间可以绕着楼体转圈,转了半圈就不是密室了”展开。在《十角馆杀人》出版后,带动了许多推理作家专注于构思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类型的诡计(但新本格派类型的作品并不是自此出现)。

推理漫画与动画:迟到的精彩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新本格推理小说开始从多个方面隐约同深夜动画产生暗合。虽然没能扎堆地出现推理小说的改编动画,但一本接一本的新本格推理小说,似乎给动画、漫画领域的创作者们提供了另一条思路:能不能用漫画或者动画讲推理故事?

答案显而易见:当然能。

在推理动画大行其道之前,推理漫画率先隆重登场。

一九九二年,少年Magazine编辑、同时也是推理小说爱好者的树林伸,向熟识的漫画家金城阳三郎提出新的合作邀请:既然推理小说这么火爆,为什么不能创作一本纯粹的推理漫画?

树林伸

经过一番讨论,日后留名日本漫画史的巨作——《金田一少年的事件簿》(下称《金》)诞生了,树林伸亲自担任故事原案,金城阳三郎担任原作,并邀请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另一位漫画家佐藤文也担任作画。

金田一一

按照惯例,主角金田一一被设定成十七岁的高中生。他还有个特殊的身份:日本推理小说历史上最负盛名的侦探之一、金田一耕助*之(外)孙。
*金田一耕助是横沟正史塑造的侦探形象。实际上,横沟正史后人对《金》使用耕助这一形象的意见不同,后来还引发了一系列不愉快。本文不作讨论。

该作风格相当狂野,连环杀人、分尸、血崩以及“哇地吓你一跳”之类场景比比皆是,若是在今天无论如何也上不了少年漫画杂志。

不过只靠感官刺激肯定不能算好作品,《金》的不少诡计设置非常精巧*,许多故事化用了推理小说中典型的场景结构,甚至存在“挑战读者”*的环节,一时间吸引了大量关注。
*遗憾的是,《金》的某些诡计有抄袭的嫌疑。(剧透警告!剧透警告!剧透警告!)特别是对于内地八零后一代人来说,看过《少年包青天》就相当于看过了《金》中的某个故事,也相当于看过了岛田庄司的某本大作。
*挑战读者:一些推理小说作者,会在全部线索已经写好之后,另加一页注明“全部线索已经陈述完毕,现在您知道事情的真相吗”,极大提高了阅读快感。)

出现这种台词,意味着线索已经齐备,读者也可以尝试进行推理。这种设计被后来的很多同类作品的借鉴。

更关键的一点,则是《金》充分利用了画面相对于文字的优势:为了让读者们无法轻易发现关键线索,推理小说往往会顾左右而言他,声东击西地隐晦写出关键线索。

而《金》可以利用分镜技巧,把关键线索直接放在读者注意力的死角,既给出了关键线索,又能达到欺骗读者的目的*。这个手法后来被众多漫画、动画效仿。
*影视剧在使用这种技巧时有所局限。影视剧的画面信息量比漫画、动画高出许多,如果也这样把关键线索放在角落里,观众会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因此,在类似的情况下,不少影视剧会直接给一个近景甚至特写,这又减弱了诡计揭晓时的冲击力。

突然出现的“!”往往代表此处有重要线索

推理漫画乃至动画的可行之路,就这样被《金》所开辟。

在《金》之后发生的事情,各位读者老爷都非常熟悉。小学馆看到《金》引发读者热捧,找到了青山刚昌,后者绞尽脑汁,成功创作出了漫画史上唯一的死神小学生传记《名侦探柯南》


俗话说得好:漫画搭台、动画唱戏(误)

世纪末的一九九六年、一九九七年,《名》与《金》两作先后成功动画化,且都占据了读卖电视台的黄金时间,这种孤注一掷的安排,显示出当时资方对推理动画的巨大信心。

《金》动画版

然而事物的发展往往不会一帆风顺:《名》初期的大尺度画面逐渐消失,第一个剧场版就从本格推理为主转换到詹姆斯·邦德风格(后期更加上了迈克尔·贝式的各色爆炸);《金》则相继遭遇了漫画和动画作品的低潮,就连金城阳三郎都和讲谈社闹翻出走。

但这倒是没有影响到推理动画本身的兴起。二十一世纪,推理动画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爆发。《侦探学园Q》《药师寺凉子的怪奇事件簿》(《银河英雄传说》的作者田中芳树原作)《心灵侦探八云》《因果》等话题作品陆续出现,为日本动画添加了新的题材。

越来越萌的推理小说

让我们暂且把目光投回绫辻行人的学妹、以一己之力绘制《十角馆杀人》建筑图纸的天才——小说家小野不由美身上。

一九八九年起,她玩似地连载了一套以超能力推理为主题的小说《恶灵系列》(日语原名《悪霊シリーズ》,后改为Ghost Hunt,“奇幻贵公子”是动画化时的岛译,跟原名差了十万八千里。)

《Ghost Hunt》

一九九八年该作漫画化,八年之后终于动画化。主角组包括一对男女高中生、一个中国道士、一个会弹贝斯的和尚、一个富二代巫女、一个有名的神婆、一个澳洲神父、一个学霸学生会长、一个女博士——你能想到的角色属性这里面几乎都有了,做角色设计的时候实在是无比方便。这让人不禁猜测,小野很可能在创作时就留出了方便影视或者漫画、动画改编的余地。*
*说到这种便利程度,小野肯定是小说家中的翘楚。当然,即便如此,也远远不如某爱好滑雪的推理小说家——假设导演不那么严谨,《假面饭店》甚至可以一字不改直接拿去做电视剧剧本。

动画版令人眼花缭乱的主角组

其实,这种特点不止出现在小野的作品中,更有很多风靡一时的推理小说也借鉴了漫画、动画的角色设计方式和背景特点。

(剧透警告!剧透警告!剧透警告!)

一九九五年,工学博士森博嗣创作了一部以“大学教师犀川创平和超级富二代官二代美女大学生西之园萌绘”为主角组的推理小说《冰冷密室与博士们》,喜提首届梅菲斯特奖。随后,同系列作品《全部成为F》以获奖名义成功出版。

犀川萌绘系列共有十部作品,以新本格为主,夹杂着男女主角之间若即若离的爱情,还有一个时隐时现的天才美少女博士作为终极对手(也可以说是知音)。不难发现这个故事架构非常易于动画化:工藤新一跟毛利兰的爱情若即若离了十几年,而他也有一个天才美少女知音,叫灰原哀。从这个角度看,该作的动画化也许是必然的。 

全部成为F

除此之外,西尾维新也喜提过一次梅菲斯特奖,靠的是各位读者老爷非常熟悉的、戏言系列的第一部作品《斩首循环:蓝色学者与戏言跟班》

这本书讲述了一个拥有战斗女仆队的超级富二代,突发奇想邀请了一群天才美少女来到自己隐居的岛上。女主角自然是被邀请的天才之一,男主角则作为其随从同往。没想到,在住处发现了一具无头尸体。

《斩首循环》动画版海报

该作除了男主角就没有几个雄性(这个特点在物语系列中得到了保持),而女性角色几乎涵盖了所有能想到或者想不到的属性,好像事先就在帮助动画人设节约脑细胞。作为推理小说,戏言系列是如此之萌,以至于它获得了“这本轻小说真厉害”第一名,惹得在媒体面前习惯性语无伦次的西尾维新郑重声明“戏言系列不完全是轻小说”该作也果不其然地被动画化。

此外,还有各位读者或许都很熟悉的冰菓系列,以及同是米泽穗信创作、各位读者老爷可能不是那么熟悉的小市民系列,以及西泽保彦酩酊系列*等推理小说,不但都塑造了很萌的主角组,更在推理的外壳之下,蕴藏着对大量亲情、友情、爱情乃至生活本身的复杂讨论(这种讨论与社会派推理小说完全不是一个方向,它是更加私人、更加情绪化的),甚至到后期纷纷将主角组之间的感情作为主线来推动情节。
*本来酩酊系列的通称应该是化用男主角名字的“匠千晓系列”,但是因为主角组在每个故事中都要集体饮酒过量,开创了“醉酒侦探”这一奇葩推理类型,所以又被称为酩酊系列。

酩酊系列之《啤酒之家的冒险》

平心而论,以上小说家在创作的时候,应该不太可能都想到“我的作品易于改编,要赚大钱去滑雪”这么长远。这种巧合,似乎可以归因为漫画、动画的“萌”对于推理小说的影响。

由于对诡计的质量要求,推理漫画、动画通常依赖于小说原作或者请专门人士设计诡计,可以说是直接脱胎于推理小说的艺术形式。

在再创作过程中,原作虽是基础,却也必然受到萌元素(或者说萌文化)的浸染。比如冰菓系列的千反田爱瑠在最初的几本原作里没那么萌,反而是在动画化之后出版的原作中越来越萌。类似地,很多萌化推理小说干脆加上插图,作为轻小说推向市场,也能取得商业成功。

千反田爱瑠

简而言之,萌元素已经成为很多推理小说的必要元素。不知近百年前那些变格派*推理小说家,看见这一类作品会怎么想——反正我是挺喜欢的。
*变格派:相对于本格派重视推理本身的特点,变格派重视怪异和猎奇感,往往更加恐怖、血腥,偶尔还涉及到妖魔鬼怪,反正要先让读者毛骨悚然才行。

越来越硬核的推理漫画和动画

前文提到的《全部成为F》动画版,属于倒A档*“推理三部曲”企划之二。这个企划的第一部是《乱步奇谭》,该作淡化了推理本身,在电视媒介能够接受的尺度之下,尽量突出了乱步原作中的变格派特点,还带有一丝形而上的意味。虽然不算是必看的动画,但与以往推理动画有很大不同。
*倒A档:即富士台的深夜动画栏目noitaminA,名称来自于animation的回文,宏观上来说,该栏目播放的作品与其他深夜动画有所区别,主要选择风格独特、题材贴近非动画迷群体的作品。

“倒A档”片头

(剧透警告!剧透警告!剧透警告!)

企划的终章是改编自同名漫画的《只有我不存在的街道》(下称《只》)。原作漫画糅合虐待儿童、阶层差异等诸多现实社会难题,上演了一幕穿越追凶大戏。这部作品的风格和厚重感与一般的社会派推理小说不相上下,同时包含值得回味的推理过程。


在《只》连载的同一时间段,特立独行的漫画家筒井哲也创作了《预告犯》,讲述了一群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利用社交网络等手段进行高智商犯罪的故事。故事中缜密的犯罪过程、警方对主角组的努力追捕只是副线,主线则是带有宫部美雪式悲悯情怀的社会派情节,愤怒地指责日本社会种种不合理现状。

该作引起的关注,更多来自于西方业界和主流艺术界。也许是因为,无论从作品内容还是精神内核上来看,它对于日本来说都过于沉重了。

结语

推理题材的漫画、动画作品,历经数十年的发展,从推理小说的衍生品,成为与推理小说深度、精彩程度不相上下的文艺作品。它甚至还可以反哺推理小说,为其加入新的元素。

今天,我们既可以期待自己喜欢的推理小说被漫画化、动画化,又可以期待自己喜欢的推理作家写出更为萌化的小说,甚至像绫辻行人、舞城王太郎一样参与编剧。这对于既是推理迷,又是ACG爱好者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因此,最后我想用一句话作为总结:

冰菓二期什么时候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