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的“中二文化”,是怎么正儿八经让现实画风沙雕起来的...

日本人的“中二文化”,是怎么正儿八经让现实画风沙雕起来的...

一个正常的报道,能被日本媒体写成中二病发作现场——正常的乒乓球赛,愣是被渲染成了顶上对决。



参赛选手一个个被量化成了游戏角色,各项属性在六维图上标的明明白白。最出名的六边形战士马龙,全属性拉满,天下无敌。



完美的六维属性也让日本媒体喊出了“帝国の破坏龙”这个应景的名号。



中国乒乓球,懂的都懂,怎么可能只有一位顶尖战士?爆衣的“帝国の绝凶虎”张继科随后登场。



坐在教练席,看上去不懂球的胖子一样没被放过,成为隐藏BOSS“传说的皇帝”。



对自家的运动员,日本媒体的夸奖更是怎么夸张怎么来。“逆袭の最强女子高生”,还以为是哪部青春偶像剧串了场。



不同的比赛项目,有着不同的起名方式。联想到大海的游泳领域,有着化身“东海龙太子”的宁泽涛。



破坏力、战斗力达到海啸级别的傅园慧。



裹挟着少女漫画风的排球少年,



还有被画成天下第一武道会的奥运大赛…



再严肃正经的体育比赛,日本媒体都能玩得耻度惊人。至于一般向的节目,那更是放飞自我。《警察24時》的嫌疑人做成了《名侦探柯南》中熟悉的小黑,



美食节目中,煮饭仙人、寿司之神比比皆是,开个奥义,做饭都能飞升。



日本的中二,还不止体现在自家节目上。外国的正常节目,一到日本播放,多多少少都有內味了。国内平平无奇的双十二商品评选节目《人民的宝贝》,到日本配上了一段日语文字,让人以为是在看什么热血番。



古色古香的国产宫斗剧,在日本同样入乡随俗。曾经火爆一时的《延禧攻略》漂洋过海后就成了《璎珞·紫禁城燃烧的逆袭王妃》,瞧这修辞手法,妥妥的宫廷逆袭史诗。



古代宫廷剧成了紫禁城史诗,现代玛丽苏就喜欢辛德瑞拉小姐姐了。《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不得不说,这个名字本身就挺中二)成了《千年的仙度瑞拉》,



《微微一笑很倾城》成了《灰姑娘online中》,《漂亮的李慧珍》成了《逆袭的辛德瑞拉》…



半句不离千年、逆袭,这些日式王道RPG游戏中常见的词碰上了风格各异的电视剧,二话不说就把电视剧们染成了中二的形状。

电视剧火了,漂亮的灰姑娘自然收获了一票迷妹迷弟。媒体对这些偶像的评价同样中二度爆表。

比如大家熟悉的4000年一遇的美女鞠婧祎,美女当之无愧,但4000年多少有些夸张了,直到后来有人发现“千年”不过是日本媒体再正常不过的计量单位......



鞠婧祎不是第一个,估计也不是最后一个,而“N年一遇”的数字已在短短几年里飞速上涨…



甚至已经出现一亿光年一遇美少女了。

等等,光年是什么单位?



上面这些中二还只是在电视媒体里,而被中二文化浸染了多年的日本人早就把这种感觉从虚拟带到了现实。

在日本旅个游,熟悉的中二要素随处可见。

从搭乘的交通工具开始,就有些中二选择。叫一辆SP(Security Police)风出租车,体验水枪保镖的保护。



在车上放一碗乌龙面的敬业老司机。



以及一路上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中二标语。抱歉,就算扛着车,也不能进入。



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技术了!



在厕所里,还要做一道交往的选择题(左:穷但是帅OR右:丑但是有钱),从手纸的用量来看,好像是金钱大获全胜?



逛累了,顺路买一点土特产,琳琅满目的产品,绝对能让中二病患者满载而归。

逆天改命的氪金加运符。



便当盒里的无限剑制。



摆在家门口,等有缘人拔出的圣剑。



一份购物清单,可以把除菌剂叫成驱逐恶之根源的圣物、把抹布称作承受所有污秽的圣布……



一个电话就能叫来一车魔法师,就问你怕不怕?



光影的错觉也被日本高中生玩的麻溜,



倡导环保,捡垃圾的民间团队可能是日本武士。



国外的大佬也逃不开中二发掘者的天罗地网,普京大帝的惊人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实话说,日本带来的中二感一部分源于语言方面的差异,许多普通的日文词汇,在不熟悉的人看来就中二感爆棚。霸气凛然的帝王切开只是普通的剖腹产;

浩浩荡荡的天地无用是指运输中请勿倒置;助长中二气焰的“の”不过是日语中再常见不过的词…

但是除开这些主观差异,日本的中二之魂还是肉眼可见的在不同领域生根发芽。夸张的绰号,被用滥的“最”与“千年”,都是中二文化最好的映射。

还挺有意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