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通吃的小丑女,试问谁不爱呢

男女通吃的小丑女,试问谁不爱呢

DC在2020年有两部女性主导的超英电影,其一是《神奇女侠1984》,另一部《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则在今天宣布公映时间,并首曝正式海报——



海报里哈莉·奎茵带队的小队成员们一一露面,黑金丝雀、女猎手、芮妮·蒙托亚、卡珊德拉·该隐,清一色的妹子们顺带恶搞了名画《维纳斯的诞生》。


好吧,我承认不是DC粉,很难对以上的一串名字感冒,毕竟DC宇宙里的配角们不光名字不太好记,存在感也真的似乎不太高。


不过哈莉·奎茵自16年《自杀小队》上映后人气一路高涨,片中玛格特·罗比饰演的哈莉·奎茵时而妩媚、时而疯癫、时而机敏、时而莽撞,一时间圈粉无数,一度媲美经典反派小丑(至少在杰昆·菲尼克斯主演的《小丑》上映前,两人勉强五五开)




哈莉·奎茵很长一段时期都是作为小丑女友&搭档的身份出现,如今DC为她量身打造了一部独立动画——


《哈莉·奎茵》

Harley Quinn



哈莉·奎茵,原名哈琳·奎泽尔。年纪轻轻的她是一名天才心理医生,在哥谭市阿克汉姆精神病院实习的时候,她与小丑相识。


天才与疯子不光只有一线之隔,彼此也是互相吸引着的。奎泽尔医生的几次心理治疗结束后,小丑依旧那番,但奎泽尔彻底陷入了对小丑的迷恋里。


这种迷恋起初发迹于一种对小丑病态心理的好奇,然而随着帮小丑越狱后,小丑开始百般折磨奎泽尔,又是电击脑部,又是踹进强酸池,几番折腾下来,奎泽尔医生成了哈莉·奎茵。


哈莉对小丑依赖成瘾,在《蝙蝠侠》的主线故事里,她是个悲情角色,始终没能等来小丑的真情,自己也从天才医生沦为罪犯的跟班。



可怜、可爱又可怕的她到了自己的个人动画里,延续那些悲情好像有点点暴殄天物。试想一下,如果要给神奇宝贝里的武藏和小次郎拍剧场版,还一如既往给他们安排闪耀在星空中,哭喊一句“我们会回来的”的结局,合适嘛?


当然不可以,既然是主角,那就要好好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好好当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哈莉·奎茵自然也是。



在《哈莉·奎茵》的动画里,小丑没了那么多疯魔的时刻,他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终极渣男,一块哈莉蹦向独立的跳板。


说真的,前阵子微博热搜的几位渣男都比不上此处的丑爷,哈莉·奎茵活活从小迷妹熬成了致命女人,咱们就做个简单的材料分析吧。


在故事的第一集里,丑爷的初露面是和哈莉在一艘豪华游艇上打劫一群富豪,按计划呢,是哈莉当打手,小丑负责拿钱跑路。



计划本完美进行着,结果丑爷想到个段子,非要上前尬聊一波,就突然改了原本的安排。眼瞅着战局再次稳定,哈莉想和小丑聊聊让她加入毁灭军团的事,丑爷的回复很是含糊,再三追问,丑爷索性用战局繁忙推脱。


行吧,这些小事也都还能忍。可等到蝙蝠侠出场制止的时候,丑爷二话不说把女友推了过去,借机溜之大吉,临别时允诺了一句会去为哈莉劫狱。



然而一年过去了,哈莉在阿卡姆监狱那样恶劣的环境里呆了一整年,吃着没油的菜,啃馊了的馒头,每天和一群怪胎打交道。然而小丑不光没来劫狱,甚至都没过来探望一眼。


后续的剧情则更是更加离谱了,小丑砸了哈莉做的爱心蛋糕,送的复合礼物是人肉炸弹。他无数次地在逃跑时卖了哈莉,无数次地伤了这个女孩的心。


当哈莉决意与小丑告别时,小丑发觉眼前的可爱女孩有了自主想法,事态不再受自己掌控,他索性施加暴力,甚至毫无犹豫地让自己的手下痛揍哈莉,打得比宇芽老公还要狠。


根据上面这段材料,我们来简单盘点一下小丑作为渣男的一些做法(毕竟就出了一集,只能这样努力编了)


  1. 遇事无担当。在面对蝙蝠侠这种棘手问题时,小丑第一时间选择逃避,甚至大言不惭地将问题全然抛给女友,良心不会痛吗?

  2. 态度暧昧,滥用借口。哈莉试图讨论接下来她如何融入小丑的军团,为男友尽一份力,为两人的未来添砖加瓦,但小丑回应此事时,顾左右而言其他,不仅缺乏对未来的思考,还找借口搪塞。

  3. 喜怒无常,擅做主张。恋爱中的两人在约(qiang)会(jie)时,理应互相沟通,及时交换意见,考虑对方感受。小丑总随心情而变幻打乱约会节奏,是大忌。

  4. 言而无信,满口谎言。明明不打算劫狱,小丑却夸此海口,用哄骗敷衍两人间的矛盾,遮掩问题的本质

  5. 施虐倾向。你要是喜欢蒋劲夫那卦的男人,当我没说。

  6. …………

  7. ……


像什么送礼物很直男啊,翻来覆去就只知道说“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这类土味情话啊,还都是小问题,就不一一盘点了。


总之,恋爱脑的哈莉可谓饱受这段病态恋情的折磨。她自知是依赖成瘾,自知两个人没有未来,却仍沉陷在曼妙爱情的梦境和臆想中。


她口中的J先生、小布丁,某种意义上成了她臆想的男友,而小丑就是她进入这段臆想的毒品,永远戒不掉。


在那段梦里,开枪的小喽啰们是演奏着的小提琴家,手雷的撞针成了硕大亮眼的订婚钻戒。月色下的华尔兹是在逃亡,是又一次地横亘在小丑与蝙蝠侠中间当挡箭牌。



而小丑自始至终都是混沌的,他自私且自大,他疯狂且魔怔,他永远都是那个用一生去治愈童年的男孩,他不配拥有爱情,配不上哈莉炙热的爱。


在掉进刺痛皮肤的玛格丽塔池里后,哈莉的心彻底碎了,这场爱情游戏里,只有她一个玩家,小丑只是个不断设置关卡的恶心boss,并不是与她并肩作战、面对生活的同伴。



哈莉脱掉了那套小丑戏服,她扎起可爱的双马尾,涂上黑色的唇彩和眼线,扑上红蓝双色的眼影。她同“小丑女”的形象作了告别,全新的她,是一半湖水都蓝一半焰火桃红,一如玛格特·罗比冷艳又轻佻的模样。



在和渣男彻底告别后,哈莉开始接纳毒藤女艾薇的爱意,接纳这个明明是遗弃问题厌世者却愿意想着法子保护她的女孩。N52之后,漫画里的毒藤女和哈莉也总是共同行动,两人的姐妹情谊媲美百合。


都不劳同人组费心,哈莉·奎恩与毒藤女艾薇的暧昧姬情可是官方认证,被大大方方发糖的,兴许是圆了《守望者》里侧影和她护士女友的一段梦吧。



《哈莉·奎茵》毕竟是DC出品的动画,画风一如既往黑暗血腥。哈莉随随便便的一榔头,便是血浆四溅,肉露白骨,介意者不要轻易尝试。



既然聊远了,那就索性继续这么没正文地聊完它吧。每每看哈莉奎茵总会想起陈粒的那首《易燃易爆炸》,红玫瑰和白玫瑰的矛盾完美地糅合在她身体里,一边疯魔一边孑孓不独活,一边情真一边眼波销魂。



在《自杀小队》里,小丑把哈莉允诺给黑帮大佬当礼物,哈莉啥话没说就上去撩人,以及让哈莉跳进强酸池,反倒是小丑像在接受考验,他挣扎着做决定,最后还是选择爱她。


当然啦,漫画和电影的剧情并不共通,但要问渣男小丑究竟有没有爱过哈莉呢,会不会是小丑明知自己危险,所以用这种方式逼迫哈莉离开,抑或是用这种刻薄的方式隐藏哈莉是小丑软肋的事实呢?


害,爱情这东西,当局者说不清,局外人也只是看看热闹。身陷其中的人们厘不清利害盈亏,也不见得旁观者就能有真知灼见。


好在N52之后,漫画里的哈莉真的和小丑愈走愈远了,就让两个疯魔癫狂的人各自去挥发魅力吧。



田馥甄的那首《你就不要想起我》下面有一句热评,“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另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你”


这段话,送给哈莉·奎茵,送给那些深爱过又能获新生的女孩们,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