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了,多少人还是忘不了这动画

二十年了,多少人还是忘不了这动画

原文地址:二十年了,多少人还是忘不了这动画

作者:罗罔极

作者公众号:luowj1996

————————

那是一个曾经属于八零九零,如今已悄然远去的黄金时代。

随着改革开放与中日建交,大量日本动画涌入国内电视台。

《铁臂阿童木》 《哆啦A梦》《七龙珠》《灌篮高手》 ……

每天放学后,我们都能欣赏到世界上超一流的热门动画。



那些年,每次《四驱兄弟》重播,我都梦想得到一辆旋风冲锋。

那些年,每天下午五点多钟,我暗恋的女孩就被《百变小樱》抢走。

那些年,每到《柯南》与《头文字D》的时间,我都跟伙伴轮流观看。

那些年,多少人与韩寒一样,酷爱模仿《圣斗士星矢》的天马流星拳……

2008年,广电颁布限令。

所有频道被规定,不得在黄金时段播出境外动画作品。

至此,高质量的电视动画时代被彻底终结。

取而代之的,是由《喜羊羊》无情统治的黑暗世界。


不过——

黑暗,能挡住光明吗?

封禁,能关住人心吗?

随着时间流逝,所有的事都会被忘记……吗?

抱歉,有些东西,即使被埋藏多年,也依然会被记得。

我依然记得,那个悠闲的暑期,有八个孩子展开了神奇的冒险。

而我和我的伙伴,也跟随他们的视线,体会到“数码世界”的快乐与辛酸。


《数码宝贝》第一部

又名《数码宝贝大冒险》



看见上面的图片,你是否已然泪流满面?

不是?没关系,我再帮你唤醒下回忆。

那是令人难以忘怀的最后一集——

由于数码世界大门即将关闭,八个孩子必须回到现实世界。

决别之际,阿武与巴达兽坐在地上痛哭。



阿和吹响了口琴,使得最勇敢坚强的太一也忍不住抽泣。

然而,当所有人都在告别时,美美的巴鲁兽却忽然不见。

任凭美美四处找寻,巴鲁兽偏要在树后躲避。

为什么?

它说: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看到她…
因为离别是很痛苦的事 既然痛苦我就不要看到她



尽管没有看到美美,巴鲁兽还是悲伤到不能自己。

美美走上电车,就在最后一刻,巴鲁兽跑了出来。

巴鲁兽拼命追赶电车,与美美挥泪告别、道谢。

电车越开越快,巴鲁兽加速奔跑,却突然摔倒。

下一秒,美美的帽子突然在空中飞起。

与此同时,和田光司的音乐再度响起……

多年以后,这一幕被二次元界称之为经典的“飞帽杀”。

多年以后,即使曾经的观众已经长大,也依然会被“飞帽杀”感动到哭瞎。

“美美帽子飞起来的那一瞬间,我知道我的童年已经结束了!”

“幼儿园看的第一遍。到大学再看飞帽杀,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

“一听到这个音乐,就知道,我的童年随着美美的帽子和泪水一去不返了。“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感?

《数码宝贝》所承载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能量?

1.热血的主题


「热血」特指一种令人血液沸腾,内心无比激动的感性体验。

「热血」也是日本少年动画里面,最被惯用的一种创作手法。

《数码宝贝》作为少年动画鼻祖之一,将这种创作手法运用的极其高明。

一次暑假,八个具有各种不同个性的孩子,被选召进入陌生的数码世界。

在数码世界,八个孩子分别遇到八只数码兽,与自己结伴而行。


注意——

孩子跟数码兽的关系,并不能简单理解成“主人与宠物”的关系。

孩子跟数码兽的关系,其实更像一种彼此互相保护的伙伴关系。

或者说,更像一种彼此互相帮助对方成长的父子&母女关系。

数码兽并不是生来就那么强大的。

数码兽的能力,会随着不断进化,分成五个不同等级——幼年期、成长期、成熟期、完全体、究极体。

正如一个人的心境——有懵懂的童年,有发奋的少年,有而立的青年,有不惑的中年,有知天命的老年。



而,数码兽的每次进化,都要依托孩子们内心个性的真正成长。

比如,太一的个性象征勇气,就要用勇气才能让他的亚古兽进化。

我的一个童年阴影,是孩子们尚未成长时,太一误解了勇气的含义。

得知亚古兽是目前唯一能超进化的数码兽,他感觉自己身负重任。

为了不让大家失望,他强迫亚古兽塞满超多的各种食物,以补充能量。

就像对孩子寄以厚望的家长,每天把孩子的课程排满,不留丝毫空闲。

之后还要给孩子施压,说:“我们把一切都给你了,你怎么敢不努力?”

不要说你吃不下
听着 大家都把宝贵的食物拿来给你吃
现在只能靠我们了 所以要加油 多吃一点
这种时候还踢足球?你们还真是悠闲啊!



接下来,反派入场,亚古兽进化成了暴龙兽

与反派的战斗中,由于吃的太多,导致暴龙兽的动作异常缓慢。

为了让暴龙兽能超进化,太一不顾众人阻拦,独自冲向了战场。

他以为,勇气等同于莽撞,压力能带来正能量。

他以为,只要他愿意牺牲,暴龙兽就会变更强。

结果,暴龙兽悲愤过度,“超进化”成了丧失暴龙兽。

丧失暴龙兽,虽然力量强大,但却缺乏情感,喜欢见人就杀。

就像《“大”人物》中,那个被父亲施压,导致内心极度扭曲的赵泰一样。



是的。

错误的进化,错误的成长,并不能带来真正的「热血」体验。

真正的「热血」体验,往往承载着可以超越逆境的精神力量。

我印象中,《数码宝贝》最「热血」的部分,是“东京大骚乱”。

在这一部分,主要刻画了四个主人公。

象征光明的嘉儿(台译小光),是太一的妹妹。

象征希望的阿武(台译阿岳),是阿和的弟弟。



因为嘉儿从小体弱,太一就总扮演坚强的角色,让勇气竖立于嘉儿前方。

因为阿武单亲寂寞,阿和就总在阿武身旁鼓励,给阿武战胜孤独的力量。

太一&阿和对勇气&友情的坚守和诠释,增强了嘉儿&阿武的光明与希望。

然后反过来,嘉儿&阿武又用自己的个性,反哺了自己最爱的兄长……

“东京大骚乱”的最后,孩子们跟究极吸血魔兽决战时——

嘉儿用光明,点燃了太一的勇气;阿武用希望,使阿和变得更强。

看到亚古兽&加布兽究极进化,哪个保留着少年魂的观众能不热血沸腾?

不过——

我们知道,《数码宝贝》的豆瓣评分是9.1,已然属于经典神作级别。

而实际上,光凭「热血」二字,是无法令一部动画被捧上经典神坛的。

那么,除了「热血」之外,《数码宝贝》到底还有什么触动灵魂的优点?


2.物哀的情绪


「物哀」特指一种日本文化里面,令人痴醉神伤的深沉情绪。

「物哀」也是许多东方文艺作品,都在不断追求的美学向往。

《数码宝贝》的定位,虽是低龄儿童向,却依然在追求这种美学向往。

“东京大骚乱”结束之时,是「热血」转向「物哀」的重要分界点。

这时,八个孩子再次来到数码世界,却发现一个令人心痛的事实。

在“黑暗四天王”的严酷统治下——

原本美好的数码世界,已变得比资本主义的人类世界更加肮脏。

城市的角落处,为了维持齿轮运转,弱小的数码兽只能沦为流水线工人。


你们这些见不得阳光又没有用的鼻涕兽
你们就是无限龙兽大王所控制的
黑暗龙卷山上巨大城市的动力和能源
快点工作吧!一直工作到死为止


八个孩子不忍目睹这一切,便要爬上阶级的最高处,消灭黑暗四天王。

但,体制哪能那么容易被颠覆?

很快,由于实在战不过黑暗四天王,革命进攻只好转变成了战略性逃亡。

长征路上,八个孩子屡遭危机。

虽然每次都化险为夷,但每次的化险为夷,都伴随着挚友的牺牲。

妖精兽、巨鲸兽、狮子兽,以及成群结队的鼻涕兽相继死亡……

甚至于,在与小丑皇的决战中,六个孩子都被变成了木偶。

只剩下阿武和嘉儿,两个年龄最小的孩子相依为命。

你说……残忍?

你说……不该让小孩子看如此黑暗的情景?

假设你真的这么认为,那我建议你可以去广电应聘个职位。

因为,只有体制内的工作者,才可能想要向观众掩盖真相。

而,真正的艺术家,即使是创作童话故事,也同样会尊重逻辑与现实。

《数码宝贝》并不是像《喜羊羊》那样,把邪恶的狼简单刻画成低智商。

那首世界流行的主题曲《Butter-fly》中,和田光司不止一次唱道:


在无限的梦想后面
是一个阴冷幽暗的世界


在这阴冷幽暗的世界里,就算你拼尽浑身力气,最终也可能只剩下自己。

但,最关键的就在于——

明明已经山穷水尽,你还要不要相信?

你还要不要相信,勇气能够战胜恐惧

你还要不要相信,友情能够战胜妒忌

你还要不要相信,知识能够战胜权力

你还要不要相信,诚实能够战胜虚假

你还要不要相信,爱心能够战胜兽性

你还要不要相信,纯真能够战胜世俗

你还要不要相信,光明能够带来希望,希望能够带来光明?



历经多年磨砺,原本胆小懦弱的阿武,拥有了无比坚强的内心。

没错。

即使孤身一人,阿武也没被绝望击垮,而依然选择了相信梦想。

当天使兽感受到希望的力量,进化成最强完全体时,一段音乐忽然响起。

不是和田光司的《Butter-Fly》,也不是宫崎步的《brave heart》。

而是一首来自于西班牙的古典音乐——《阿兰胡埃斯协奏曲》。

何为「物哀」?

无尽的伤感之中,掺杂着难以言喻的浪漫与优美;

情绪仿佛被黑暗笼罩,又似乎可以看见天国的光芒在远处照耀。

这就是《数码宝贝》经久不衰,令我们难以忘怀的最大原因——

3.对童话世界的敬畏心


到底为什么,我们拍不出如此优秀的动画?

其实,《数码宝贝》的制作成本并没有多高。

在今天看来,它的画质甚至比不上某些国产作品。

不过,若抛开物质成本,抛开技术的进步不谈,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现——

无论情节设定、故事核心、主题表达还是世界观塑造……

甚至于,小到配乐和主题曲,它的创作者都极其真诚且用心。

几乎每一集,都是看似独立又环环相扣,绝不会浪费儿童难得的假期。


《数码宝贝》同人手绘


反观我们呢?

我到现在还记得,大年初一上映的“儿童作品”——《小猪佩奇过大年》。

豆瓣评分4.0,情节各种注水,故事完全瞎糊弄。

可它的最终票房,却有1个多亿。

怎么做到的?

坦白讲,我早前就认识几位它的相关工作人员。

我暗中得知,《小猪佩奇过大年》大部分投资,并不是用在正片制作上。

而是在上映前,用大部分钱去宣传推广,甚至买通院线,打压竞品排片。

如此这般,便出现了一个空前奇况——宣传短片居然比正片更强。



说白了——

《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制片方,压根就没把影院当成传播艺术的殿堂。

他们是把影院,当成一个屠宰场,把儿童当成待宰的羔羊。

他们用尽一切谎话,将儿童骗进屠宰场,只是为了收割前两三天的票房。

无耻吗?可恨吗?

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

因为他们不信

我想起《大护法》的导演不思凡,初进国产动画圈时目睹的行业乱象:


几乎所有的原创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就是
动画怎么样做才商业
动画应该怎么样赚钱
就所有人都在研究这些东西



所有人都在研究,该怎样收割票房。

所有人都不愿想,该如何做好内容。

当金钱成为唯一信仰,你的创作就不可能传递出伟大的能量。

这像不像,什么美好都不肯相信,只推崇利益至上的吸血魔兽?

什么彼此互信互赖、纯真的友情
这些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只有笨蛋才会相信



明白了吧。

在我们的动画环境中,某些审查者就好比黑暗四天王。

而创作者,则是一个个的吸血魔兽。

对于童话世界,他们根本就不信,更谈不上敬畏心。

他们根本不信,光明能带来希望,希望能带来光明。

他们根本不信,自己是被选召的孩子,使命是向世间传播真理与正义。

但,总有些人会相信,会对童话世界保留敬畏心。

比如,《数码宝贝》的创作者。

比如,仍在坚持努力,等待“神圣计划”发光的每一颗少年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