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卖肉——恶魔高校dxd的匆匆一窥

不仅仅是卖肉——恶魔高校dxd的匆匆一窥

今天要说的是一部以卖肉出名的作品——石踏一荣的《High School DxD》。

石踏一荣不是一位“有前科”的作家,在写下《High School DxD》之前,他在2005年,以《电蜂 DENPACHI》获得第十七届Fantasia长篇小说大奖(富士见书房)的特别奖。2006年,以同作品出道。

尽管dxd以卖肉过头而小有名气,但终归不像同样是校园异能战斗的亚里亚一样火爆,故而同作者同世界观的《电蜂 DENPACHI》未能有翻译。

不过换个角度来想,因为dxd的原因而被打上“擦边球作家的标签”确实让人不怎么有干劲。就连石踏一荣自己,也在后记中写下“咦?这个家伙是那个走恐怖小说路线的石踏吗?他出了什么事?胸部?”



古往今来,轻小说一类,以插画擦边球等等吸引读者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从头到尾所有重点都是胸部的,倒也不多,dxd第一卷“旧校舍的恶魔”第一版于2008年出版,而2008年,轻小说界的大环境,我们从当年的轻历可以一看。

《全金属狂潮》《凉宫春日物语》《文学少女》《龙与虎》《狼与香辛料》……

大家可以看出,在那个轻小说刚刚起步,在顶峰前加速的时候,众多作者还是以“幻想小说”的基础做些加工,以此奠定轻小说的基石,而当时的《恶魔高校》,在作为异类的同时,也能够深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而且还是在富士见文库),这一点即便在十年之后的2018年,也难以企及。

说句题外话,风见周的《公主天国》也是富士见文库的,不过此人的其他作品,不管是欲扬先抑的《杀x爱》和欲抑先扬的《和她们卿卿我我》都可以长篇大论一番,这里不作引申。

回到石踏一荣身上,《恶魔高校》已经连载了十年,十年对于一般作家来说并不十分长久,不过对于一本轻小说,十年,22卷本篇+3卷短篇+后传,这些都过长了,夏娜也不过写了十一年(让我们无视许久没有传来消息的凉宫吧)

写了这么多,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这本书着实与众不同”,准备去看上一看,那么《恶魔高校》究竟如何呢?去除他的光环,他的特殊性质,他的里番(呃)之外,这本小说,作为一本小说,是否算得上有趣呢?

……或许很难说。


曾经有一位轻小说吧吧主跟我说“dxd是轻小说的下限,我是指水平的下限”,这句话我是不能苟同的,且不论在我眼里,还没有比《中古》更烂的作品,何况那家伙本身也沉迷《果妹》《闪偶》之流,此人之言,不可尽信。

《恶魔高校》的故事十分简单,一直没有女朋友的普通高中二年级生男主角兵藤一诚,终于交到了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谁知此女竟非人类,一枪捅穿了一诚的肚子(诚哥!),所幸路过的学姐相救,从此开启了一边异能战斗,一边把妹揉胸的旅程。

dxd在第一卷的主轴还放在如何做一个“被召唤的服务人员(恶魔)”上,到后面引入了恶魔棋子的设定与战斗方式,才开始了本作的主轴。

从上面来看,无非是普通高中生(加粗)踏入新世界,为了守护自己的后宫挥出拳头的故事,不管是剧情发展本身还是故事结构,都并非十分先进——从十年前到现在,哪本小说会错过泳装,学园祭,元旦,情人节这些要素呢?

每一卷都严格按照“日常(起)——转折(承)——战斗(转)——高潮(合)”的结构写下来,读者自然是清楚,主人公总能胜利,坏人能够得到惩罚,而新的女孩子会加入后宫,这套路屡用不爽,轻小说里面用这套路用的最直接的,是亚里亚和奈亚子,后两者能够成功,靠的是女主人公的人物设定,我们能记得“绯弹的亚里亚”,却未必记得“远山金次”。记得“伏行的奈亚子”,未必知道被她一晚上干了几十次的“八坂真寻”。

同样的,在《dxd》中,人们记得有这么个“乳龙帝”,毫不做作地追求女孩子的胸部,从来不会说什么“风太大了没听到”,那也就够了。

确实,在人们讨论《dxd》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不屑的,“那不就是个卖肉作品么?”这句话本身没有太大问题,不过我倒是希望,在读过龙王之后,在读过果妹之后,能够有人抽出些时间,看看这十年前的“卖肉作品”,或许能获得一些新的感悟。